深一点阳台厨房h 在书房引诱已婚男(h)

2021-05-19 09:34:49 友情故事

    “跟瓶绿茶较什么劲,小心我的钻石甲片,好贵的。”大个抱着两打宣传单刚回寝室,就见凶案现场。

    “渣男迫害。必须杀茶泄愤。”余欢被林麓川气炸毛了。

    尤其那家伙怼自己的场面,还被王依晓那假女汉子看到了,笑得她鼻血差点再次喷出来。好像那男人怼自己就是替她出头报仇了似的。

    对余欢来说,仇敌眼前出丑,真是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。

    “哪个男人瞎了,美人面子都不给。”大个打趣。

    “心胸有针尖大都不会瞎的斯文败类呗。”狗男人的绿茶瓶盖之仇誓不能忘。

    没被你的美色所惑就是眼瞎吗,哈哈哈!大个笑了个痛快,

    “还敢笑,也不想想我一上午又热又累又受气为了谁。”

    余欢瞪了损友一眼,恨恨把上午狗血遭遇从头到尾讲了一遍。

    听她说到一花篮把王依晓砸出鼻血时,大个拧起了眉。

    “她没大事吧?”

    虽说先动手者打死无怨,要真打伤了人还是麻烦得很。毕竟余欢还是学生。大个拿起手机想要未雨绸缪。

    余欢摇摇头按住她的手机胸有成竹:“她没事,就是见血时吓懵了会。”

    再说,“就算有事我也不怕。她敢鱼死我就不怕网破,大不了斗殴名义都不得好。”总不能怕事就委屈自己让她大耳光扇下来吧。

    那倒也是。被那种人当众打嘴巴子也太怂太呕了。

    朋友总是性情相投。大个也是个有仇当场就得报的脾气,不然能憋屈个半死。

    两人同仇敌忾片刻,瞧着午饭时间要到了,大个起身又开始折腾余欢。

    头发指甲妆容都精心做了,不能浪费。把一身粉红甜美换为暗黑哥特风,余欢要继续应战酷夏去当活展牌宣传。就算吃饭时间也不能放过。

    “真是奸商啊。”再次被扒光光的小绿茶恨恨一声,还是乖乖被摆布。

    烈日下,一身繁复黑裙的余欢,一手打着黑色蕾丝伞,一手举着小黑扇,厚堆堆袜松糕鞋尽量优雅走过鹅卵石小径。

    而良心被狗吃了的大个,舒服凉快的短裤宽t凉拖,悠哉哉跟在她身后。

    一见女生就拉过余欢冲上前,从头到脚一阵讲解宣传她的设计,不放过一个拉票机会。

    东奔西跑半响,嗓子冒烟还没到食堂。又热又饿的余欢怒从心头起,直戳损友软肋威胁。

    “傻大个,为你的奖项饿死闺蜜,你良心就不会痛吗?”

    自知理亏,偷偷吐槽良心那是什么东东的大个长叹一声。

    “我也想自己做麻豆宣传自己设计啊,可你看我身高,心爱却不能拥有的痛,你能体会吗?”

    大个最爱洛丽塔。偏偏天生大高个,踩上跟鞋就过180。就算天空树里也太炸眼。

    真是旱的旱死涝得涝死。

    刚过一米六的矮余欢无情翻了个白眼。正要扔下奸商直奔食堂,手机响起。

    “谁啊?”见她蓦地脸沉似水,大个问。

    “乔意东。”余欢口气不耐。

    “啊,又有好吃的了!”大个欢喜惊呼,惹得余欢狠狠一个白眼。

    自己说错什么了!还瞪人家,大个委屈。

    美院里谁不知道,乔意东这个中国最好准前男友,隔三差五就要来给无情前女友送温暖,送爱心。

    后天就端午,他一定是送粽子来了!还一定是家的那种味道。流口水了!

    馋猫鼻子到灵。

    就要端午,乔意东回乡时特意到余欢家,果然余妈妈亲自煮了不少粽子鸡蛋托他带给女儿。

    也让他有机会,来光明正大看余欢。

    找发小做男友就是这点不好,分手后避无可避。余欢抱怨着,却还是要去见的。

    只不过约在了校外略偏的烟亭老地方。附带吃货大个一只帮着拎东西。

    “老板,来盒烟。”林麓川站在烟亭外,递过去张粉红一百块:“加只火机。”

    按烟草局规定,市面上卷烟一盒不能过百,老板为吉利,把最贵的标了99。加上一块钱的火机到正好一百。

    只是,这么贵的烟,用这么便宜的火机,配这么清贵范的人物...怎么瞧怎么不搭呢。

    老板暗自嘀咕两句,还是赶紧去开包拿烟。

    其实,林麓川平素很少吸烟。

    实验室规矩他守得紧,身上从来不带任何违禁的东西,打火机自然在列。

    只是今天吗...

    报道第一天,免不了要和领导们应酬,a大又要为他们几个交流学者开欢迎会。还要他们发言激励学生,做会上答疑解惑。

    从天而降的联姻又催命似的,准未婚妻还是个彪悍小绿茶,烦事一个接一个没完没了,他才想解燥出来抽支烟。

    老板拆烟,林麓川在大盒火机里扫了一眼,伸手正要拿只看上去顺眼的,那么寸,旁边伸过来一只手,也要拿他看中的那只。

    乔意东每次来见余欢,也是又燥又烦又欢喜难言。习惯性到这想买盒烟纾解。

    巧得很,他也买最贵的烟,用最便宜的火机。

    没想到,大盒子里近百支五颜六色的打火机,会有人和自己都去拿同一只。

    算了,都是火机哪个不一样。秉着先来后到的原则,乔意东让开了手。

    看中的就要得到,怎么能退而求其次将就呢。林麓川毫不客气抄起自己看中的。

    呼,临近烟亭时,余欢下意识长呼口气。

    每次来见乔意东,她也是心燥意乱得很。

    学校里关于她忘恩负义绿茶表,想凭张脸攀高枝种种不堪传闻,九层九都是造谣。

    说到底,差到烂的名声都是为她当初没答应青梅竹马乔意东的追求。

    偏偏,她还无从洗白,不能避开,只能吃了这哑巴亏。

    “余欢,你今天真漂亮。”

    乔意东遥遥看见她,立马熄了烟迎上前去,眸光格外亮的夸赞心上人。

    姐什么时候不漂亮了,余欢腹诽一句嗯了声,敷衍得要命。

    被偏爱的人就该有恃无恐,乔意东半点不在意她的冷淡,与有荣焉般祝贺道。

    “听说你接了个设计,奖金丰厚,恭喜。”

    “多谢。”提起得意事,余欢终于多吐出一个字来。

    “你们还没吃饭吧,旁边正好新开了家川菜馆,水煮鱼很有名。”乔意东提议不算突兀,饭点老同学一起吃个饭很正常。

    “我最近上火不吃辣。”余欢拒绝。

    “那去甜品店,吃你爱吃的芒果冰。”乔意东再邀。

    “没胃口。”余欢再拒。

    话到这,已够了。

    都说郎心如铁,跟自家余美人比起来,绝对不堪一提。陪在一旁做壁花的大个都尴尬得恨不得找地缝钻了。

    乔意东到依旧笑脸耐性。他素来对余欢都是能往捧杀里宠的,这点脾气打脸就当情趣了。

    “那你点,我...”

    “你还是找你那个好妹妹吃吧!我怕吃顿饭又被人骂上门来。”余欢故意给情敌下眼药。

    好妹妹?苏韵!乔意东终于笑不出来,眉头拧成了川字。

    不知道那丫头又怎么闹到余欢了,但他清楚今天是别想得个好脸了。

    瞧瞧时间,怕耽误余欢吃饭伤身,他只能无奈递上手里大包粽子。

    “粽叶江米都是阿姨现泡现包现煮的,要你分给同学们尝尝鲜。”

    余欢这回没老生常谈要他别逢年过节就去自己家,自己要什么东西会让母亲寄。

    反正说了不改,何必浪费口舌。只点头淡淡:“知道了。”

    乔意东全心全意都在余欢身上,临走又几番拜托大个。

    “她胃不好,麻烦你看着她,吃两个粽子尝尝味道就好!鸡蛋是自家吃虫土鸡下的,让她多吃些补补。”

    真是关心得无微不至啊。可惜,偏碰上不懂珍惜小绿茶。

    大个羡慕妒忌恨得不行,差点拉过痴情似海的乔意东,要他抛弃无情女,和自己处算了。

    “你这坏东西,不要人家还吊着人家。”等就剩闺蜜两个,大个掐了把使坏的小茶茶。

    就凭刚才余欢那句抱怨,乔意东肯定会更冷落苏韵,那傻丫头的追爱之路又关山重重了。

    “我不要的,也不许她拣。”余欢坏得理直气壮。

    卧槽,无情!小绿本绿啊!大个为如此损友大大挑了个大拇指。

    和她们背立的林麓川也不由低笑出声。

    不安分的绿茶丫头又有男人找上门,她不客气收下人家大包礼物。转眼还把人家撩拨伤了。

    果然够本事。

    不过,这句我不要的也不许别人拣,到够渣,够无耻。很有自己的风范,他喜欢。

    就是不知道,他们两个结了婚,到底是自己有手段让小绿茶乖乖听话,还是余欢更高干能让自己俯首了。

    或者,棋逢对手...

    对手,想到这,一直心湖死水无波的林麓川难得起了兴致。

    唇角弯了弯,拍出支烟点燃,转过身对着自己的小绿茶未婚妻吐出串烟圈来。

    怎么是他?真是冤家路窄!余欢在淡淡烟雾里抬起头,认出来人差点爆出粗口。

深一点阳台厨房h 在书房引诱已婚男(h)

https://m.nj33.cn/youqinggushi/33268.html

上一篇: 张筱雨《渴望》78张|少年的叛逆 下一篇: 波多野氏 勾得他忍不住h
[友情故事 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