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多野氏 勾得他忍不住h

2021-05-19 09:35:19 友情故事

    迎夏头发长,吹了好一会儿才把头发给吹干,她刚放下吹风机,便看到化妆镜上出现了一个身影,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,此刻正站在她的身后,正看着她,男人刘海和耳边的头发因为洗脸而沾上了水,身上换上的睡衣跟她是同一个款式的,深蓝色的。

    她回头看他,举了举手上的吹风机,“你要用吗?”

    林漠安点头,“嗯!”

    迎夏站起来,顺手把吹风机递过去,林漠安没接,劲自在迎夏刚刚坐过的位置上坐下,“你帮我吹。”

    迎夏愣了下,反应过来后,挪到林漠安身后,她抿着唇,打开吹风机,才安静下来的衣帽间又响起了吹风机的声音,她一边吹着,一边用手轻轻拨弄着男人的湿发,男人的头发跟他的人不一样,发质柔软,发色没有染上任何颜色,漆黑像碳,暖风吹过的时候,头顶的软发跟着飘动。黑发被风吹得不停晃动,变得有些凌乱,迎夏一边吹一边以指为梳为他梳理着。

    男人的头发很快就被吹干了,迎夏关掉吹风机,最后又用手指给他梳理了一下,她缓缓抬眸,在镜子里与男人的视线相撞。男人的刘海轻轻覆在额前,稍微遮住了浓密的眉毛,眼神也感觉比头发梳起的时候柔和了不少。此刻的他,像是另一个他,那个多年前待她温和的大哥哥,不变的是,那张脸还是好看得让人移不开视线。

    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迎夏神情有些惊咋,略显仓皇地移开了视线,她抿了下唇,假装若无其事地放下吹风机,“我累了,先去休息。”

    说完,转身走出衣帽间。紧随其后的,是男人沉稳的脚步声。

    “夏夏,”手突然被拉住,迎夏猛地回头,看着身后的男人,有些局促,“怎、怎么了?”

    林漠安觉得有些事情有必要跟她说清楚,于是便跟了出来,他垂眸看着小姑娘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,想了想,才轻声说:“夏夏,有些事我会想去做,但是我会给你时间,等你准备好了,告诉我一声。”

    他都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,迎夏怎么可能猜不到,夫妻之间做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,只是此刻的她,小脸红得像上了胭脂,绯红绯红的。

    她抿紧了唇,低头看着男人握住她手腕的手,半晌,轻轻“嗯”了声,“知道了。”

    结婚第一晚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,第二天早上有课,迎夏调了闹钟,早早便醒来了,她赶紧关了闹钟,转头一看,身旁的男人还在睡觉,虽然床很大,但两人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十几二十公分的距离,只有谁稍微挪一下手,都会碰到身边的人。

    男人熟睡中的脸依然好看,浓密的眉毛,长长的睫毛,高高的鼻梁,好看的薄唇,线条完美的下颚,简直就是无可挑剔,从再次见面开始,迎夏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地端详男人的脸,不得不承认,他长着一张令所有女人都为之迷倒的脸。

    她呢?早在多年前就被迷倒了,不单单是这张脸,更因为他是林漠安。

    多年前就开始喜欢的人,成为了你的丈夫。

    这件事真的挺梦幻的。

    林漠安醒来的时候,就看到自己的新婚妻子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,不知道在想什么,连他醒过来也没有发现。

    知道小姑娘脸皮薄,林漠安默默地又闭上了眼,直到感觉到身旁的人从床上离开,他才坐起来,浴室那儿传来沙沙水声,林漠安按了按脖子,掀开被子下床。

    迎夏正在刷牙,看见林漠安进来后显示愣了下,尔后如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,林漠安走过去,拿起牙刷,挤了牙膏在上头,便开始刷牙。

    迎夏漱了漱口,忍不住抬头,看着镜子中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,视线最后落在男人手中的牙刷上,停留了几秒,跟她的同款,但不同颜色,尔后又低头看着刷牙杯,还是同款不同色。

    明知道这不会是他亲自准备的,但迎夏还是在心里高兴,嘴角不经意上扬。

    身旁,林漠安没有察觉到小姑娘的心思,只奇怪她怎么突然发呆,他漱了漱口,拿过一旁的毛巾洗脸,洗完后抬手在小姑娘头顶上揉了揉。

    “一大早的发什么呆?不是有课吗?早点儿洗,等会儿送你去学校。”

    迎夏回过神来,有些惊讶,“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早上有课?”

    问完,才发现自己问了什么愚蠢的问题。

    他想知道的,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!

    迎夏笑笑,“知道了。”

    林漠安收回手,“嗯”了声,转身离开。

    迎夏洗完脸出来的走进衣帽间的时候,林漠安已经把睡衣换下,此刻正把白色衬衫穿上,低头扣着衣服上的扣子,迎夏脚步一顿,尔后又假装若无其事地从他身边经过。

    迎夏磨蹭了很久,她下楼的时候林漠安已经坐在餐桌前,手里拿着平板在看邮件,浓郁的咖啡香在空气中飘荡,迎夏坐下来,看了眼林漠安面前的咖啡,又看了眼自己手边的牛奶,迟疑了下,对正在厨房里的江姨说:“江姨,我能要杯咖啡吗?”

    江姨走出来,微笑着刚想说话,坐在对面的林漠安先开口了。

    “早上尽量不要喝咖啡,喝点儿牛奶,对身体好,对皮肤也好。”

    江姨:“对啊!少奶奶,多喝点儿牛奶对皮肤好。”

    “……”迎夏又看了眼林漠安手边的咖啡,很想问他为什么他就能喝,不过最后还是作罢,最后点点头,“好。”

    迎夏以为杨宇杰会过人接林漠安,可迎夏走到车边才发现开车的人是林漠安,放在后座车把上的手顿了下后收回,往前走了两步,打开副驾的门。她坐进去,扣好安全带后林漠安便发动了车。

    车缓缓驶出别墅区,经过公交站的时候,她突然看向林漠安,“林大哥……”

    闻言,林漠安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看回前方,“嗯?你喊我什么?”

    迎夏反应过来,重新喊了声,“漠安。”

    林漠安“嗯”了下,淡淡问:“怎么了?”

    “那个……其实我可以自己去学校的,刚才就经过一个公交站,那个公交站有车能够直接到学校那边,毕竟……”

    “怕麻烦?还是怕被人看每天接送,引起不必要的误会?”林漠安打断她,沉默了有两秒,又问:“还是两样都是?”

    迎夏没想到他知道她的想法,愣了下,慢慢才回过神来,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,紧张地把玩着自己纤细的指头,半晌,点了点头,“两样都是。”

    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,林漠安自然是明白的,她不想麻烦他,更不想麻烦林家,可那是以前,现在身份不一样,她现在是他林漠安的妻子,他做的这些安排都是理所当然的,说不上麻烦两个字。

    莫名的,林漠安觉得有些烦躁,拧起了眉毛。

    他看了眼路边,找了个位置停下。

波多野氏 勾得他忍不住h

https://m.nj33.cn/youqinggushi/33269.html

上一篇: 深一点阳台厨房h 在书房引诱已婚男(h) 下一篇: 我今天就在车里要了你|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
[友情故事 ]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