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和女朋友牵手就会硬 淦是什么意思梗出处

2021-05-19 09:36:05 友情故事

    不过说出来的话,却是让林晓梅愣住了。

    以前这个二女儿,可从来不会这么跟自己说话。

    当初白绣绣刚出生的时候,林晓梅和白建国一看不是个带把的,第一反应就是把孩子送掉。

    隔壁村有个生不出孩子的人家,一直都想要孩子,甚至愿意花钱买。

    两夫妻就动了这个心思。

    白善平听了这个消息,气的连夜赶过来,直接把白绣绣给带走了,这才熄了两夫妻的心思。

    当时白建国还叹了口气,“对方都愿意出二十块大洋来买娃娃了,真是搞不懂爸怎么想的,女娃娃有什么好养的。”

    因为这个事情,白善平对自己这儿子儿媳,好几年都没有给过好脸色。

    不过在白绣绣的面前,白善平从来没有说过两夫妻不好,在老一辈的眼里,这两夫妻再怎么混蛋,那也是她的亲生父母。

    因此白绣绣对林晓梅她们,一直都是孝顺懂事的。

    林晓梅愣了好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顿时就火冒三丈,“你这是跟你娘说话的态度么?!别以为你现在有了个有钱的老公,就忘了谁生了你了,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。”

    听了林晓梅的话,白绣绣胸口起伏着,但还是压住了心口的火气,冷笑了一声,“妈,我只记得我是爷爷养大的。”

    林晓梅噎住了话。

    这倒不是因为她自责羞愧,对林晓梅来说,要不是她给了白绣绣生命的话,那她也不能嫁的这么好,过上现在这样的日子。

    她噎住是因为,现在白绣绣发达了,她还需要从苏家这边拿钱,她没有真的想要跟白绣绣闹得不好,毕竟在她看来,这是玉石俱焚,最差的情况了。

    林晓梅气焰消了些,但还是哼哼道:“那也是我生了你,你想改变也没法改变,我是你妈,这辈子都是你妈。”

    白绣绣觉得可笑,所以她就活该倒霉?

    她不想在苏望亭面前和林晓梅扯这些,只是说道:“楼下饭做好了,你赶紧下去吃吧,吃完了我送你去火车站。”

    “那钱……”林晓梅还惦记着那一千块钱。

    白绣绣瞥了她一眼,把她拉到了一边,压低了声音道:“小弟明年就要高考了,我想今年暑假和明年高考前都让他来南城住段时间,我和望亭可以给他好好复习,这样对他的考试也有把握,不过这事情我还没和望亭商量。”

    虽然对白建国和林晓梅,她不抱任何幻想,但是对于弟弟白昌栋,白绣绣还是关心的。

    从小到大,白昌栋最听她的话。

    前世自己和苏望亭离婚后,苏家不待见自己,娘家嫌丢人不让她回家,是白昌栋偷偷救济的自己,还一直觉得自己亏欠了白绣绣,在他看来要不是当初家里要生他的话,也不会把白绣绣给送走。

    白绣绣还记得前世的白昌栋是高考失利的,准备复读的第二年,高考就被取消了,之后就一直待在村子里。

    白建国和林晓梅都不是什么好的教育模范,不如让弟弟来南城看一看,总比待在白家村的好。

    儿子是林晓梅的软肋,一听白绣绣连高考都为白昌栋给考虑好了,这立马就喜上眉梢了,激动的问了一句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   要真是有了苏望亭的帮助,白昌栋这高考铁定能行,那到时候她白家可就扬眉吐气了,村子里的人肯定各个都要巴结她,一家出了两个大学生,那可不能耐死?

    白绣绣点点头,又道:“但是你一开口就问望亭借钱,一千块又不是小数目,刚刚你说的话还那么难听,我怎么去和望亭说这事情?”

    “我……”林晓梅张了张口,顿时觉得刚刚自己太冲动了,她有些急了,“那怎么办,我现在去和望亭道歉?”

    白绣绣道:“我去和望亭说,你等会儿和爸吃完饭,我就送你们去火车站,等我和望亭空了,会回来一趟的。”

    见女儿这么有主意,林晓梅就放心了,兴高采烈的连连点头,“行行行,那我现在就下去。“

    站在旁边的苏望亭,也不知道白绣绣和林晓梅说了什么,不过几句话,就让自己这丈母娘笑得合不拢嘴了。

    随后就见林晓梅朝着自己走来,笑眯眯的说道。

    “望亭,那我就下去吃饭了,你和绣绣也赶紧下来啊。”

    说完话,人就走路带风的离开了。

    见苏望亭眼神略带疑惑的看向自己,白绣绣解释道:“我告诉她,我打算和你商量一下,要不要暑假让昌栋来南城给他复习。”

    说完话,她又看了一眼对方,有些不好意思,“你也不一定要同意,我到时候可以再找个借口给推了。”

    这话一出,苏望亭就明白了。

    白昌栋他是见过的,苏望亭对他的印象不差。

    要知道当初,白家人一看到苏望亭来的那派头和阵仗,一个个都是恨不得当即就把白绣绣给打包送给他,唯独白昌栋用瘦弱的身躯,堵住了他的去路,一脸认真严肃的问他。

    “姓苏的,你是真心想要娶我二姐么?”

    苏望亭的神情也凝重了几分,朝他重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   这是男人之间的誓言。

    后来两人决定要结婚了,白昌栋又把他拉了出来,朝着他挥了挥拳头,一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模样,红着眼警告他。

    “苏望亭,我二姐以前受了很多委屈,但是现在我长大了,白家有我会替她撑腰,以后你要是敢对我二姐不好,我会跟你拼命!”

    这话让苏望亭彻底把白昌栋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。

    他不仅一点都不生气,还觉得白昌栋是个男子汉。

    现在听到白绣绣说要把人接过来,他当然赞同:“我拿昌栋当亲弟弟,家里也不是没有房间可以住,你是家里的女主人,这种事你做主就成,咱们等放了暑假就把昌栋给接过来。”

    其实白绣绣也不知道为什么,苏望亭对自己这个弟弟特别上心,上辈子也是。

    要不然她也不敢擅自做主这么答复林晓梅。

    白绣绣点点头,“先去吃饭吧,别让爸妈久等了。”

    *

    吃完饭没多久,白绣绣就打算送林晓梅和白建国去火车站了。

    虽然这两口子都有些舍不得城里,但一想到家里的儿子,也就没怎么再留恋了,更何况这一次来南城,她们连吃带拿的四只手都没有空。

    火车站是苏望亭开车去送的,白绣绣坐在副驾驶,两老坐在后座。

    大概是林晓梅和白建国说了儿子的事情,这两人在车上一个屁都没放,生怕说错话把女婿给惹生气了。

    他们两不说话,白绣绣也乐得清静,一直到了火车站,白绣绣想到白善平的事情,她才主动开了口。

    “妈,爷爷那边就靠你照顾了,等放了暑假我就回来看他。”

    白绣绣打算把白昌栋接过来除了考虑弟弟的前途之外,还因为有了这件事情,她再提起让白建国两夫妻照顾白善平的话,这两人才会上心。

    果不其然。

    虽然林晓梅脸上有些不愿意,但还是答应了。

    她也知道白绣绣和白善平的感情好,要是暑假回来二女儿看到白善平没被照顾好,那白昌栋去南城的事情肯定就泡汤了,为了儿子,两口子当然不敢说什么。

    这一回,白绣绣既没有借钱给白建国,又能让他们照顾好白善平,还能顺带考虑白昌栋的前途,简直就是一箭三雕。

    送完人之后,两人回到了车上。

    车子是曹娥仪单位配的,所以苏望亭还得把车开回苏家。

    到了之后,曹娥仪就让她们留下来吃完晚饭再走,说是四姐晚上会回来。

    苏望亭一听,立马拒绝了,“不吃了,我和绣绣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   当初苏望亭要娶白绣绣,家里反对最厉害的就是四姐苏明媚,他现在还在生着气呢,才不想见她。

    见苏望亭这样子,曹娥仪瞪了他一眼,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白绣绣,压低声音道:“还在气你四姐?你都娶了媳妇了,可不能还跟以前一样小孩子脾气,你四姐打小就疼你,你跟她置气犯不着。”

  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下次再说。”苏望亭敷衍的回了一句。

    曹娥仪无语了,对自己这个儿子,她是一向来都没有办法,看他一定要走,也只能随他去了。

    白绣绣和苏望亭一道走回了家。

    晚饭两人随便对付了一口,家里吃的东西还挺多,白绣绣里里外外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,把东西归置好后,才拿着睡衣去洗了澡。

    等她出来,苏望亭立马就拿着衣服进了浴室,水声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    白绣绣坐到梳妆台前,抹着护肤品出神。

    一天忙碌下来,等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才真的感觉到自己是真的重生了,前世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,现在梦醒了,她也要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了。

    这一次她不会早早的怀孕,不会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后却又休学,一切一切的遗憾,都不会再发生。

    白绣绣吐出一口浊气,看向镜子里的自己,眼眸变得明亮坚定。

   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放弃自己的梦想了。

    白绣绣收拾好情绪上了床。

    没一会儿,浴室门就开了。

    苏望亭迅速的钻进了被窝里,就搂着白绣绣亲热了起来,他低低的喘着气,“乖绣儿……”

    “你准备T了么?”白绣绣制止住了苏望亭的动作,抬眸看他。

    听到这话,苏望亭愣了愣。

    他还真没准备。

    白绣绣见他怔住,就知道他肯定没准备,便认真的说道:“望亭,我现在还不想生孩子,你能理解我的对么?”

    苏望亭最受不了白绣绣这么看他,头脑一热就点了头。

    “那今天就先睡吧,我也累了,等你准备好了,咱们再来行么?”白绣绣眉眼温柔了几分,循循善诱。

    苏望亭又鬼使神差的点了头。

    等灯关了,苏望亭才反应过来,他今晚上好像吃不到肉了……

    夜深。

    白绣绣眼角的那颗泪痣滚烫了起来,已经有了困意的她,下一秒就进入到了另一个场景。

    田地、泉水映入眼帘,跟早上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   她这会儿就站在泉水边。

    白绣绣立马清醒了过来,

    难不成早上看到的不是幻觉?!

为什么和女朋友牵手就会硬 淦是什么意思梗出处

https://m.nj33.cn/youqinggushi/33271.html

上一篇: 我今天就在车里要了你|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下一篇: “我很贵,来偷我”
[友情故事 ]相关推荐